養老地產設計的“簡”與“繁”


中國的養老地產從引起社會關注到現今的遍地開花,僅僅走過了短短的幾年時間。養老問題已然成為了全民討論的熱門話題,各大房產公司急于推出自己的養老地產“新”模式:“醫養結合”、“學院式養老”、“候鳥式養老”、“科技養老”、“綠色養老”…… 產業鏈的上下游企業都嘗試在摸索中前進,失敗中成長。同樣在設計領域,也驟然冒出大量關于老年地產設計的書籍與理論。一個原本是設計領域的細分課題竟成為了各大設計公司的“必修課”。透過這個亢奮而又無助,紛繁而又浮躁的產業現狀,我來嘗試說說養老地產設計的代表原則性的“簡”與代表多樣性的“繁”。

  1. 關注個體需求

對于老人個體需求的分析主要分幾方面:第一是基礎需求分析。關于這方面的理論資料已經很充分,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如何把這些需求轉化成合理的設計表達。比如說,針對老人感知能力的下降甚至喪失這一生理特點,提示我們要為老人提供合適的外部信息傳達方式?!昂鮮省碧逑衷冢?、多感官的接受方式。也就是不光要考慮到視覺上的特殊性,比如色彩、燈光、字體大小等等?;掛悸塹醬ゾ酰ɡ綬鍪趾推痰氐牟鬧首揮胩崾荊?、聽覺(例如背景噪音控制與環境聲音提示)甚至嗅覺(例如環境氣味控制)多個方面的感知渠道。2、綜合的導視系統。綜合性意味著不僅僅是簡單的通過圖像文字等標識手段,還要創建室內空間的色彩與鋪裝體系以及個性化的軟裝與陳設,特別是在建筑設計階段就需解決的例如清晰的交通流線,明確的空間層次和標志性的空間節點。從而綜合解決老人建筑的導視問題。 
第二是需求的復雜性。復雜性體現在:1、不同生理階段的老人具有不同的對外界條件的要求;2、老人個體對個性化空間的需求;3、老人隨年齡增長需求也會發生變化,特別是意外事故造成的需求突變;4、如果考慮與子女合居的情況,還得考慮其它人群的需求特點。所以對于設計來說,不外乎兩種設計策略。一是多樣性,也就是提供多種可供選擇的居住形式與戶型,當然針對小規模的項目,多樣性的設計余地也是有限的。同時也必須清晰認識到,過度的多樣性會影響運營效率和銷售策略。二是靈活性,包括了我們所說的“彈性設計”和“潛伏性設計”,在戶型設計上充分考慮多種使用狀態。對于開發企業來說,在現今缺乏市場經驗數據積累的情況下,這一點尤為重要。

  1. 考慮整體運營

如果說需求分析的對象是個體的話,對運營的理解就是考慮群體性行為了。對于養老社區或機構的運營是也許對于大部分開發企業來說的一個最大的困惑,國外的經驗不適用,國內的經驗跟不上。我們經常在缺乏有效運營指導的條件下開展設計,這也是現今必須面臨和接受的事實。如何以運營為核心來開展設計,平衡效率與品質,主要關注幾點:第一,合理控制組團規模。根據不同的護理強度和服務檔次設置合理的組團大小。對于養老院來說,我們認為理想的組團模式為:以五戶到八戶為一個基礎級別的“合居”組團,兩到三個“合居”組團組成一個樓層服務單元,一棟樓或者幾棟樓為一個鄰里組團,如果項目規模大的話,幾個鄰里組團組成一個社區組團。每個級別的組團都需要配備相應的公共空間與公共服務功能。第二,分層次的配套設施。從日常性的服務功能,到選擇性的服務功能,合理分布在不同級別的組團空間里面,保證滿足老人基礎服務需求的同時,提供多層次的交流、休閑和照護可能性。第三,合理的配套設施選擇與規??刂?。首先要符合不同地區老人的興趣需求,其次考慮運營的成本。其中討論的最多的也許就是餐廳規模大小的問題了,到底多少個公共餐位最合適。簡單的根據床位數量折算似乎缺乏足夠說服力,所謂的經驗數據也是值得懷疑的。我們必須綜合考慮社區的整體情況來判斷,比如是否有便捷的購物可能,是否配備足夠的套內餐廚設施,獨居老人戶型占比,當地老人的餐飲消費習慣等等。

  1. 適度無“斷點”

關于適老化設計、特別是無障礙這一點,許多公司將大量的關注點放在這上面。而現在的幾本規范遠遠不能涵蓋大多數項目的特殊性、特別是對于大型的綜合性老人社區的復雜性。針對這一情況,我們必須注意三個原則:連續性原則、適度性原則和系統性原則。連續性指的是為老人提供一個連續無“斷點”的無障礙生活圈。許多項目看似在許多部位做了非常充分的無障礙設計,但在一些容易忽視的部位卻出現了無障礙的“斷點”。我們不要求老人能無障礙通行至每個角落,但必須能夠到達我們希望為他提供服務的每個地方。適度性指的是不要過分追求無障礙而死板的解讀規范。我們要從需求出發,創造性的提出解決方案:為了解決輪椅會車,是否走廊必須凈寬一米八?為了方便床上護理,是否臥室面寬必須追求寬大?戶型內外,哪些地方才是真正需要輪椅回轉的區域?而系統性則主要指的是針對社區內不同老年居住產品,提供系統性的解決方案。從樓公共部位到套內區域,區分對待不同情況,系統梳理適老化策略,來應對社區的復雜性,同時也能合理控制成本,有效提供品質。

 

  1. 人性化與個性化

我們除了在設計中充分考慮功能性因素以外,必須充分考慮人性化,盡量消減“制度化空間”對個體的心理壓迫。現在越來越多的養老機構在嘗試創造“家”的空間感受,更多的是通過一些家具陳設來實現,而建筑設計層面上卻往往缺乏有效的手段。我們可以嘗試通過創新的空間組織模式來盡量縮短走廊的距離;通過設置合理的公共活動空間來消減長走廊的空間壓迫感;或者通過設計手段,把一些原本“顯性”的老人輔助設施“隱性”化,使其成為室內家具陳設的一部分。 
而個性化的終極目標是讓老人擁有對生活方式選擇的充分自由性,這是一個巨大的運營層面的挑戰。對于設計來說,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內實現最大的個性化是我們可以做到的:創造個性化的入戶空間,展示空間,個性化家具布置方式等等。

回想去年在建筑中國周刊的專訪中,我提到了:讓老人在自由的生活中老去。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老人享受一個正常人應該享受的居住條件,讓他們在沒有環境壓力的條件下自由生活。這一點,看似簡單,實則不易。而我們將依舊堅持在實踐中懷抱理想,繼續前行。